<form id="zhh95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zhh9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zhh95"></sub><sub id="zhh95"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hh95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账号
            密码
            注册账号需要审核
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专家观点

            食人族的潘多拉魔盒——库鲁与阮病毒

            编辑:中国教育品牌网  发布时间:2021/7/20 11:07:43 

            祝福抑或诅咒

            与其让我所爱之人死后经受蠕虫啃咬,昼夜不宁,不如食其骨肉,让彼之灵魂予以我之肉体不断传衍下去,这是我对于死去之人最深的悼念。

            Fore地区的人们相信,人有五个灵魂,分别为auma、ama、kwela、aona和yesegi。当人死去的那一刻,auma会立刻脱离身体,前往极地,等待重生;ama会留在现世,帮助家人完成葬礼,当满怀爱意和悲痛吃掉死者后,ama会祝福食用过的人,并且会增强他们的aona;aona代表了人的能力,会被传递给死者最爱的孩子;kwela是尸体腐烂时候释放出的污染物质,如果葬礼没有妥善安排,那么kwela就会伤害家人,只有吃掉尸体,才是最大程度净化kwela,并且kwela还会保护吃掉尸体的家人免受他人攻击;yesegi代表了神秘力量,可助其成为战士和巫师。

            正是秉持着这样一种信念,生活在Fore地区的人们将此种传统保留了许久,当然,具体的食人步骤在今天的我们看来是十分惊骇的,人体除了胆囊,肉、内脏、大脑甚至骨髓都会被吃掉,这样食人的传统,自然可说是顽固,不开化!但是这是他们悼念逝者的仪式,虽然可怕但是也能稍微理解。不过残酷的是,这样的一种传统践行,祖先所带来的并不是祝福,而是诅咒。

            一种名为库鲁的疾病开始在Fore地区以及与Fore通婚的相邻地区肆虐。

            Fore村庄,一排居中为一名库鲁患者

            库鲁最初是在单个个体中产生的, 大脑产生了致病性传染因子,通过食用已故亲属这样传统的丧葬仪式,传染性病原体得到回收,变得更厉害。社区内感染,放大了疾病的威力,导致了流行病。

            库鲁病潜伏期可达4~30年不等,前驱期特征为头痛和关节疼痛,通常是膝盖和脚踝在先,然后是肘部和手腕。这一过程会持续几个月,不会有发烧等典型传染病的表现;下一个阶段是“行走阶段”,刚开始会出现轻微的行走不稳,大约一个月左右会逐渐发展成明显的运动障碍和共济失调。先从主干开始振颤,温度下降会加剧颤动,接下来是末端的痉挛蜷曲以及眼球振颤。他们行为荒诞,死期将至;到了最后一个阶段,患者卧床不起,大小便失禁,伴随有痴呆症状,因为难以进食,常处于饥饿状态,在家人的围绕下,等待死神的垂怜。

            患有库鲁病的孩子

            Fore对将死的亲戚给予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,他们从未抛弃过任何一名家庭成员,他们和垂死的病人一起居住,父母会怀抱患有库鲁病的孩子,丈夫会耐心陪伴在临终的妻子身边。但Fore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先祖的诅咒吗,是先祖抛弃了他们吗?

            科学家盖度谢克深入森林,寻找库鲁病的病因。他解剖尸体,没有发现可疑微生物和致病菌,搜寻水源,检查食物,还是没有可疑的的地方,他看着身边不断有Fore居民患上库鲁病去世,但自己却没事,一度怀疑是遗传病。

            事情的转折点在于某次为当地长老举行的葬礼中他私藏了一片大脑,他将这一片样本带回实验室捣碎后,移植到大猩猩的脑中,后大猩猩也染病。接下来他将染病的大猩猩的大脑分为两部分处理,一部分过滤掉病毒和微生物,保留蛋白质颗粒,另外一份使用蛋白酶处理,变性所有蛋白质。结果第一份具有感染性,而第二份没有。盖度谢克写信道,库鲁病是由于一种未知的病原体引起的传染性疾病。

            1966年盖度谢克在nature发布关于大猩猩的试验

            库鲁病流行高峰时期,杀死了Fore 1-2% 的人口,由于女性和幼儿更易接触到内脏和大脑等危险物质,暴露疾病下的风险更大,当时在一些村庄甚至都没有女性存在。直至澳大利亚当局在 1950 年代中期颁布禁止仪式性同类相食禁令后逐渐改善。

            罪恶之源朊病毒

            朊病毒病可以发生多种哺乳动物类型中,包括人类,而人类朊病毒病可以是偶发的、遗传的、获得的。事实上,以库鲁为代表的获得性朊病毒病只占5%左右。遗传性的朊病毒病没有明显的性别偏好,相比于偶发,常在更年轻的时候表现出来,偶发的高峰年龄是67岁。

            库鲁病是历史上第一个已记载的人类朊病毒病,而痒病是已知最久的传染性海绵状疾病(TSE)。痒病起初被认为是寄生虫引起的肌肉疾病或者是某种慢进程的病毒,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,发现它对破坏核酸的治疗有抗性,对破坏蛋白质的治疗敏感,于是猜测痒病为一种可复制的蛋白质引起。第一次使用术语prion来描述这种TSE的蛋白质感染颗粒。如果你对上述几种朊病毒病还感到陌生的话,疯牛病那一定不陌生了,这也是朊病毒病的一种。

            朊病毒致病是因为宿主编码的朊病毒蛋白PrP发生了错误折叠,具体的传染机制目前尚不完全知晓,但是对此也有一些猜测,我们在后面会提及到,但是对于其致病的异构体人们已经有了认识。

            蛋白假说认为致病的是PrPC的异构体PrPSc。两者都是由位于人类20号染色体短臂上的PRNP基因编码而成的相同序列,在mRNA,一级结构方面没有明显差异。PrPSc异常在二三级结构——PrPC多含α螺旋,PrPSc则是β折叠,这造成了其性质的差异——PrPSc对蛋白酶消化具有显著的抵抗力,且具有聚集成淀粉样的纤维杆状结构的倾向。

            图1

            图2 PrPSc和PrPC的差异性

            蛋白质错误折叠循环扩增技术(PMCA)强有力支持了蛋白假说—— PMCA能通过将传染性PrPSc和健康脑匀浆超声循环来扩增PrPSc数量。即PrPSc可以转化正常的PrPC,进程以指数形式增长。

            PrPSc感染模型的两种假设

            在传播实验中,常用的感染途径是脑内接种,就是盖度谢克对大猩猩做的那样,因为大脑中的PrPC浓度高,朊病毒可以快速复制。但是这不是自然环境下会进行的途径,除了 iCJD 病例(接触到了朊病毒污染的神经外科材料、电极探针或尸体硬脑膜移植)。通常,朊病毒通过外围途径进入宿主,克服重重障碍后到达大脑。

            像库鲁病,获得朊病毒是食用了受朊病毒污染的食物,当通过口腔进入人体后,朊病毒在肠道相关淋巴组织 (GALT) 中的传染性增加,接下来朊病毒会通过周围神经到达神经系统,逐步朝大脑进发。

            人们对朊病毒疾病的理解不断加深。库鲁的流行病学模式表明,人类疾病可以通过口服等外周途径来进行传播,不光于此,其他具有 TSE 某些特征的错误折叠障碍的研究也有了新的思路,例如阿尔茨海默病,有报告称PrPC可能作为b-淀粉样蛋白寡聚体的受体起作用或可促进AZ的淀粉样蛋白斑块的形成。